俩女一杯

类型:地区:发布:2021-01-15

俩女一杯 剧情介绍

俩女一杯区巡抚和总督还在讨论怎么处置无枪无弹的哗变新军,俩女接报制造局竟然送去一批武器,俩女大惊;接着又接报铁山突然带兵赶回镇压,大惑;区巡抚意识到自己上了大当--他必须赶在铁山之前去镇压哗变!

老太太单独见阿四。阿四跪下了,俩女刚开了一个话头,俩女老太太摆手,不用说了,下回唱《月光光》,你记着把“床”唱成“糖”。阿四不解。老太太说,重光打学说话时唱错了那个字,后来就一直故意那么唱。阿四震惊,老太太从开头就知道他是假!老太太说,俩女做人无非将心比心,俩女你把我当奶奶,我就把你当孙子,老太太也像李重甲一样观察,判断,每天都在想该怎么处理,该把李家交给阿四还是重甲?而判断标准就是怎么对李家有利。老太太对自己没有想法,她要保护的就是手心手背,仅此而已。阿四痛哭流涕。快.剧网首.发,老太太说我对你只有一个嘱咐:要对重甲好,你要帮我照看他,又不能太纵容……阿四点头,还想问能不能用李家支持革命,老太太已无力回答了。阿四哽咽的歌声中,老太太闭上了眼睛……“月光光,照地堂,虾仔你乖乖训落床(‘糖’),听朝阿妈要赶插秧,阿爷睇牛佢上山岗……”

俩女一杯

李家祠堂,俩女李家上下哭灵,俩女有真哭(阿四),有假哭(李重甲),本家族长宣布老太太遗嘱--李家在制造局的股份全都由重光继承;其他家产平分四份,重光得两份,重甲和念慈各得一份;李玉庵只得了乡下几百亩地,要他好好种土产。阿四和秦少白一直在密商转移军火的办法,俩女转移军火最大的难度是通过一家英国公司转移,而此事要通过区巡抚点头。阿四请示区巡抚是否与英国公司做交易,俩女区巡抚贪图捞钱,同意了。

俩女一杯

在阿四执意邀请下,俩女李重甲到制造局担任了总办助理,帮阿四打理事务。制造局新任军代表桂祥有意给李重甲难堪,俩女李重甲默默承受,整个人的性情都变了。阿四过意不去,李重甲反淡然一笑。

俩女一杯

李重甲曾任军代表,俩女对制造局各个环节都熟悉。老丁在关键环节上有意避着李重甲,李重甲心知肚明,故作不知。

阿四工作左支右绌,俩女趴在书桌上一大堆账本间睡着了。区舒云不声不响坐下来帮阿四。二人虽有意疏远,俩女实际上都替对方考虑,经历了分家这场大变故,彼此有了更深理解。由于心情烦闷,俩女李玉堂来到船外透气,俩女之前误把李重光当成孙中山杀害的铁山一路跟踪李玉堂,趁着李玉堂出船透气,铁山不动声色上前与李玉堂打招呼,谎称自己姓金,李玉堂没有识出铁山的真面目,二人坐在船外闲谈。

铁山怀疑李重光就是李玉堂的儿子,俩女为了查出真相故意谈起之前暗杀孙中山的事件,俩女李玉堂听着铁山的话语想起了死去的儿子,眼框不知不觉湿润,正当铁山怀疑李玉堂因为丧子落泪,阿四忽然从远处走了过来,开口称呼李玉堂为父亲,毕恭毕敬向李玉堂认错。铁山见阿四称呼李玉堂为父亲,俩女脑海中迅速浮现李重光的相片,由于阿四长得与李重光一模一样,铁山难辩真假认为孙中山的替身并非李玉堂之子。

阿四跟着李玉堂来到老家,俩女李重光的舅舅没有识出阿四的真实身份,俩女阿四忐忑不安跟着李玉堂来李家祖宗庙祭拜,李玉堂祭拜祖宗灵位之时悲从中起,情绪失控低声饮泣,跪在一边的阿四触景生情,赶紧将李玉堂扶到椅子上休息。李玉堂因为情绪失控神思恍惚,俩女误将阿四当成李重光呼喊,喊过之后方才回过神再次陷入悲痛。

详情

猜你喜欢

Copyright © 2020